主页
音乐
专栏
诗选
选(英)
图片
小说
影视
联系

时代英雄

黄楝

一时间姑射飘去众佛化作
金光充满我拈花微笑醒过来
推窗看外面的世界心才慌忙逃出梦境
日出的印象眼睛晕眩白茫茫一片什么也看不见
(身体觉得虚虚实实飘飘然然其实不用看见〕
只有光明 (啊光明啊光明〕
 (欢乐女神圣洁美丽你的光芒照大地〕
我向着光明奔去而将我对光明的颂歌
 (你们是世上的盐是世上的光〕
抛在身后
向光明的神灵太阳顶礼膜拜
不是为了得到一片阴影的赏赉
我怎么觉得头晕了呢
头晕梦便多了梦多乐头便更晕了
有什么办法办法你有吗
噫吁呼 人生 (啊人生 〕
本是梦与真真与梦的交织
故我们需要真也需要梦
夜这吝啬的蚌贝将颗颗星辰泪珠藏起了
湖上太多的泡沫使夜浮肿
四处带着哭丧的孝偶而闪现光亮使人心悸
(默默为理想主义或幻想守灵〕
唱灵的摩罗们一起呐喊
啊-/啊-/啊-: II  低八度又低八度
凝重沉郁似夜放昙花
萤光星星点点这尖针刺激黑隆隆神经
雄鸡一唱后清晨新鲜的空气
透明如清晰的记忆和水中圆月
肌肉在充血骨骼在增钙在ge zhi 作响
我的山脚和我的驼峰
负起了太行王屋和那一片鲲鹏展翅的天空
在干渴与孤寂中去寻一片绿洲
(那里有井如盛满美酒的酒杯有花开似锦草茂如毯〕
据说古堡遗世独立了百年甚至千年
还在那里等待最后毁灭或是新生涅盘
心跳
    没有
 回音
突然一支同龄人的合唱曲
在我脑海中涨潮而起了
那支走红了很久不知还要流行多久的
"青春惶惑":
我们虽然爱春夏秋冬松菊竹兰
我们虽然天天问候绿水白云和蓝天
我们虽然爱历史爱哲学爱诗爱正义和人类
可是然而但是但但是
我们有太多的遗憾太多的不满甚至愤怒
生活总象掉了扣子的大衣
我们的思想是横着的长竹竿
总进不了一种城门
我们的心常被悬在城墙上示众
叩门没有给我们开门
于是我们的皮鞋声在舞场与音乐一起合唱
一对对人和一对对影子一起转
有时在一起高谈阔论说神道鬼
然后去睡觉去做自己专利的梦
早上起来的第一件事去看太阳
太阳还是老样
谁说太阳每天都是新的真混帐
生活还是老样
我们一起学外国人耸肩相视而笑然后走散
我们还是老样
xua la la la la    xua la la la la la la la
我们还是老样
合唱声渐逝我摇了摇头
不觉已没有了原来那种心灵的契合
一个使我们惶惑的时代
(一个使我们兴奋低沉激动哀伤打坐不稳合什不忍闭眼不能
入定无门的时代一个龙凤飞腾蛇虫爬行金木水火土的时代〕
但我们是否应该沉溺于
这种惶惑使人思考沉重深邃如罗丹的思想者
但思考决不是为了找到沉沦的理由
思考决不是为了找到沉沦的理由决不是
躲进小楼陋室或是象牙塔洞天福地
还不如把自己投向社会
象一辆呼啸而驰的救护车
(象为逐日狂奔的夸父后羿射日之箭精卫梦觉仍衔之石拉奥孔
掷向木马的投枪亚历山大帝斩向那比命运还难缠的结子的宝剑〕
而不理睬红灯绿灯探照灯
让"注意安全"的牌子在眼里停留1/125秒
奔向戏院演讲厅化装舞场
把催眠的座椅推倒把麦克风夺走撩开幕布掀去假面
掏出勇士丹诺传下来的那颗心
照亮自己照亮别人照亮这戏院演讲厅化装舞场
别把脂粉糊在脸上你们自以为好看
别在扭曲的音乐中为自己的青春缠足
别以为跟着人群走就能找到真理
(伟大的女神领导我们走)
跟我走吧
我虽然并非自称救世主的基督并非大觉大悟圆满无上的我佛
并不是悟道成圣的李仙人孔二先生
什么前面没有道没息壤五色土方舟神灯
让我们用颗颗赤子之心我们青春的专有物勇气挥舞干戚和定海神针
高举热情点燃的火把
开----路----
虽然路那边不一定是桃源迦南
我们
也不愿就此驻足停步
去安静的病房把自己养得天花板样的白胖
供起四肢如窗前的仙人掌听盐水瓶
di di da da di di da da
而愿做头破血流的人在闪电的招引下
在暴风雨上爬行蠕动高昂的头指向天空
象砍钝的剑
为了这一片土地和我们父亲和母亲
我们兄弟姐妹朋友所共同属于的民族
我们地球上所有的民族所共同属于的人类
我们(多麽自豪地喊一声) 是的我们
愿意经受磨难挫折和痛苦
让痛苦和欢乐都成为我们思想的催媒我们
行动的驱力我们青春的纪念物
让痛苦驱散痛苦欢乐孕育欢乐
那一位伟大哲人的话我还记得
重要在于改造世界我们自己也为我们的民族和整个人类
我们自然知道理想如虹美则美矣
现实的长空既可以祭出虹来
又可以收了虹去
呜呼! 古人今人后人
每一个时代都有属于自己的伧然涕下者
每一个时代都有移山逐日的痴人
我们祖辈的忧患父辈的探索和我们的思考
不会如云烟飘散 不会会会会会
淡泊明志宁静致远中会有一种无比潇洒
孤傲不群不为情惑欲牵中别有不世风流
我们要高声对着大地喊对着大地喊对着我们自己的心喊
给我们光明热情和力量吧
历史会用我们手中的接力棒
在那块纪念碑上刻下我们不朽的名字
我们将无愧与祖先和后人无愧于这个时代
我们会自豪地吧自己叫做
时代英雄
我们将站在我们建造的通天塔上向我们民族和人类的过去致意
向我们民族和人类的未来招手
 




(C)2002-2014 黄楝 版权所有 全权保留   (C)2002-2014 Huang Lia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