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音乐
专栏
诗选
诗选(英)
图片
小说
影视
联系


"911" 的回忆与反思

黄楝



那天清晨起来, 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开电视。每天只要北美股市开市, 我总会去网上
和电视上首先看看财经消息。我认为, 美国的新闻媒体, 报道财经信息比较专业
和客观, 因为此类信息,很容易马上得到检验。

电视上一个股市分析员正讲在兴头上, 主持人叫他暂停, 说有特大新闻发生。 只
见镜头变换, 出现在屏幕上的,却是一栋冒烟的大楼。听了主持人的介绍, 原来
不知美国哪架飞机撞上了世贸中心, 具体情况不知如何, 就只有继续看下去, 顺
便也去一个网上我常光顾的美国人谈论股票的论坛看看, 想听听大众的反响。因为
北美的股民通常是一边看电视, 一边买卖股票, 并且还在网上谈个不休, 交换着
许多有用的信息。

不看则已,一看让人大吃一惊。因为已有人在肯定是恐怖袭击了,还有人在猜是中
东人干的,更有人在大骂要用原子弹报复了,以及"战争","宾拉登", 等等。乖乖,
美国人的反应就是快。而且,这些以炒股为生或热衷炒股的人, 恐怕在美国是属于
最聪明和机灵的。"911"以后几个月内发生的一切,其实在这件事发生后的头两个小
时内,就已经定下了基调,美国政府以后做的,说的,不过是在回应民意和代表公
论。看看电视,上面也在开始转变说法,一致的标题是"美国遭受袭击"了。不到
两小时,网上就有人恍然大悟地指出:看看今天的日子,今天是"911"!

多伦多离纽约有9小时车程, 相距约900公里, 说远不远, 说近不近, 我在这儿
观察着这件大事发生,别有一番紧张的心情。

我继续边看电视边上网, 不知不觉见证了一段历史的镜头。 我和这些与我一起等待
股市开市的美国人一样, 一直没有听到这一天开市的钟声。 后面发生的事件, 就
不用写了,全世界人民都在当时或稍后, 看到了整个事件发生的详情。 那一天是
2001年9月11日,简成 "911"。 "911" 是美加人民需要紧急援助时拔的电话号码,
 这一天, 美国,这个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 第一次感受到了需要紧急救助的那
种迫切而悲愤的心情。后来的几天, 从电视、网上的信息, 才搞清楚了整个事件
的来龙去脉。 我天天想得最多的, 就是试图去猜想那些驾机撞楼的人们的心理。
他们不知是怀着怎样的深仇大恨去干这种事, 而他们的深仇大恨又是怎样产生的。
我也在想, 这种仇恨是多么可怕呀!一群平民, 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当作武器, 将
另一群人数更多的平民,毁于烟火之中,无数可贵的生命,无数充满渴望、追求幸
福和生气勃勃的生命,就在这种仇恨的火焰中消失了。但每当想到这种刻骨
的仇恨,我都不寒而栗。

几天过去了, 股市都没开。 这几天,我依然到那个讨论股票的论坛上去遛哒, 发
现有许多的贴子都在鼓励大家去买股票,而且打着"爱国"的旗号, 好象不去买,
 就是不爱国。这些言论, 以明眼人的角度看, 不过是有些人可能手中持有太多股
票, 在这种情况下, 明摆着股市重开后, 一定是大跌市, 所以多头就振振有辞,
大打爱国牌,以此压制空头的气焰。 空头在这个时候, 自然是稳操胜券, 但又在
国难当头时, 不敢过份嚣张,所以, 网上一片"要爱国, 去买股"的声浪。 间
或有一些帖子, 发出反对的声音, 说作空或卖出股票只不过是一个纯商业的决定,
 与爱不爱国没有关系。 在这个时候, 美国人令人佩服的商业头脑才微微显现。当
然, 后来, 有新闻报道, 说与拉登相连的一些投资团体, 在悲剧发生之前, 就
大肆卖空,一定是早就有袭击的消息, 借此大捞一笔, 所以, 大家更不敢大谈卖与
空了, 因为谁也不想与"恐怖分子"挂钩。 看来美国人民爱国热情高涨, 在股市开后,
抢购股票, 势成定局。不过,我也怀疑,从来都是利字当头的美国精英,在股市开市
后会有什么反应。

终于等到股市开了, 不到九点半钟, 电子交易系统已经开始零星的交易了。九点
三十分,纽约证券交易所主席迪克· 格拉叟(Dick Grasso)发表了简短的讲话, 并宣
布为悼念在"911"中失去生命的受害者默哀三分钟, 电视屏幕上, 从来都是熙熙攘
攘、吵吵闹闹的交易所内全场静穆。 转眼再看电脑, 交易系统的报价显示却飞快
的转动起来, 场外进行电子交易的人们已经迫不急待地开始交易, 交易记录在无
声无息中飞快地更新,大家都在赶着出货逃命, 电视上的静与电脑上的动,构成鲜明的
对比,凸现迥异的心情, 令人不禁大生世态炎凉和人情冷暖的感慨。

在格拉叟先生简短的讲话中, 有一句话最为发人深省。 他说: Nobody should ever 
bet against America, 直译成中文就是:没人会睹美国会输, 意思是说: 跟美
国对着干,不会成为嬴家。 我认为他说得很好, 后来的好几个月, 我都在咀嚼这
句话。

那天股市开市后, 大跌不止, 连跌了一周, 市场人心惶惶,惊恐万状。 有股市
评论员无可奈何地说: 看来, 我们美国人爱国, 只买国旗, 不买股票。

"911"改变了北美人民特别是美国人民的生活方式。 大家普遍害怕坐飞机, 而且普
遍担心安全问题。 民众购买枪支、防毒面具等, 颇为踊跃。 一时, 恐怖弥漫曾
经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大陆。 就连美国的邻国加拿大, 也受到波及。

十月的某日, 我工作的地方, 就上演了一出活生生的紧急疏散的闹剧。那天, 我
们接到通知, 说下周会有紧急疏散的演习, 因为在美国和加拿大, 都发生了炸弹
威胁(bomb threat),需要办公楼里的人员撤离。通知里, 还交代了撤离时的注意
事项, 主要有: 要将手机关掉;快走,但不要跑;不要慌张,保持镇静; 矮
下身子;尽量离大楼远些,不要开动汽车等等。要将手机关掉的原因是在打手机时,
可能引爆炸弹。

接到通知的第二天的下午, 突然警报响起, 大家漫不经心, 以为演习提前开始,
 也没放在心上, 就嘻笑着准备离开。那知保安人员急急地来宣告说:不是演习,
 请每个人尽快离开。于是我们就从最近的出口走出大楼,看见其它部门的人员也出
来了,人人面色凝重,若有所思,也许心里有许多疑问,但又不好发问。在这栋大
楼工作的人员有近三千人,大家出来后聚集在停车场,天空下着小雨,初秋的天气
已经有了寒意,加上阵阵风吹过,许多人都萎缩着身子。我与几个同事于是躲进车
中,就可免受风雨侵体之苦。当时的感想是:躲进车中,而不是防空洞,还不算太
坏。 

后来听收音机,当日在多伦多还有CN塔遭受炸弹威胁,人员疏散。CN塔是全世界最
高的塔,位于多伦多市中心,是多市的标志性建筑物。

最后证明,"炸弹"只是诈弹,也许只是某些人的恶作剧。但是,谁也不敢冒险对
这样的威胁置之不理。这就是恐怖主义的实质,因为在这种缺乏安全感的氛围之下,
人们的正常生活、工作和学习,都会受到影响。造成经济损失,那是很自然的。

无独有偶,炭疽菌也随之而来。本来我们那座办公楼在美国发生炭疽菌事件后就停
止接受邮件,并将邮件处理,外派给承包商,在其它的地方进行。但有位保安粗心
大意,竟将专递的邮包收下。邮包中的信声称随信附上炭疽菌,于是,邮包被送去
化验,保安被炒,每个人都要去注射疫苗。不过,后来,这事不了了之,我想,又
是一出恶作剧。

"911"后,许多国家的人民都在哀痛与反思中渡过。电视上发掘、清理世贸废墟的现
场报道的镜头,总会让人有许多的感慨。美国人将纽约称为"宇宙的中心",这个
"宇宙的中心"在电视上看起来有些衰败不堪,有些垂头丧气。看报纸说,那儿的
空气也被世贸大厦倒塌后产生的废物与有毒气体污染。加上冤魂处处,弥久不散,
人间地狱的情景,天天都在电视屏幕上展览着。

美国人在"911"之后的普遍反应是不再有安全感,而且变得忧郁,怀疑和烦躁。而美
国人以前一直是最有安全感和最信任人的。美国一直是一个很开放,很安全的社会
,而一个开放而安全的社会才会是一个自由、民主的社会。

这样的例子很多,比如当年克林顿总统竞选连任,我怀着好奇,去参加了一次群众
大会,入场的检查很简单,只是翻翻背包,就进去了。会场在一个湖边的公园里举
行,克林顿坐船从湖上来,上岸后改乘黑色加长轿车,驶行几十米,到达演讲台。
克林顿演讲与民众靠得很近,前面只有一块防弹玻璃, 四周高楼林立。重要的是,
参加的民众都没有经过挑选和甄别,由此可见,美国的民选官员,是很能接近群众
的,不是高高在上的老爷。因为在一个民主制度下,民选官员都是民众的代表,他们
不需要害怕与人民接近和沟通,而这种开放式的官与民的交流,正是民主最好的体现。
所以,白宫也好,国会山也好,以及加拿大的国会大厦,都是长期向民众开放,参观。

在美国,大家都很相互信任,许多事情都是一句话就行,不需出示证件。"911"后,
受到伤害的美国开始变得保守和谨慎,如建立对外国人和留学生的档案库,各处采
取更严格的安全检查。但习惯成自然,特别是好的习惯,要改过来,是很难很难的。
我就听到过有美国人告诉我,说"911"后,机场的检查还是太松,他还是不敢坐飞机。
"911"后八个月,我去美国,感觉美国没有什么变化,美国还是一个很开放,放松的社会,
美国也许还是在变,但变得并不大,并不快。但我想,"911"后美国的变化,是长期的,
默默发生的,"911"是美国永远的伤口,而美国也永远不会再是以前那个美国了。

我接触到一些不同的美国人,他们在"911"后,都有一番不同的心情和故事。我有个
渴望飞翔,一心想当空姐的朋友,在"911"后,大家都害怕坐飞机时,她还是毫不
畏惧,飞来飞去到航空公司去面试,只可惜航空公司也要裁员,她的梦想暂时不能
实现。还有那个从八十几楼顺利逃生的父亲,告诉我他正赶着送女儿上大学,继续
着他的人生旅途;以及那位给儿子买机票的母亲,让当兵的儿子在去阿富汗服役前
,能回家看看。还有在战事结束后回到美国的那位士兵;那位带着孩子,在生活中
挣扎的单亲父亲;以及靠那五百多美元社会安全保障金过日子的老太;各种各样的
美国人,他们的声音在我耳边回响,经常让我沉思良久。"911"后, 美国人一如既往
地继续着他们的追求、奋斗和梦想。

加拿大为其美国表哥的损失而同悲同痛的时候,也在思考作为一个加拿大人的独特
性和可以为之自豪之处。"911"发生后, 这个话题经常在加人中进行。

加拿大以其和平、中立的立场享誉国际间,加拿大人不喜欢使用暴力,被暴力伤害
的时候也少得多。加拿大人说:我们不喜欢拥枪用枪, 因为我们是加拿大人。加拿
大也是废除了死刑的国家之一,而美国则是西方发达国家中唯一没有废除死刑的国
家。在反对死刑人士眼中, 政府使用暴力,其实质是在给其国民作示范。

加拿大的社会保障系统比美国更发达,减少了为生计铤而走险的数量。在美国,有
几千万儿童没有医疗保险,成人看不起病,吃不起药的人也有许多。美国是个生存
竞争很激烈、很残酷的地方,所以作一个美国人压力其实很大。这种压力使美国人
作事很敏锐、脑筋动得快,坚决、简捷、明了,工作完后,玩起来也是''玩得就是
心跳'',在这种人生的竞技场中拼搏,成为赢家,则万事大吉;成了输家,就有份
吃s#*t。 所以,在美国,"输家"(loser)一词,是一句流行的骂人话。在这种压力
下,用简单粗暴的方式解决问题,有时就成了不得不采用的办法。所以,比起加拿
大来,美国社会的暴力事件要多得多。单以美国国内而言,校园枪击,警察施暴,
以及联邦大楼被炸,一连串的事,当新闻成了旧闻,又有更多的新闻,一遍遍刷新
人们的记忆。

加拿大与美国在这点的不同在美加边境上表现很明显。美国那边的边警和海关人员
一般会佩枪,而加拿大这边的人员就没有佩枪。在两国的政府机构也是如此,美国
的政府机构一般都有佩枪警卫,人民进入时,要通过安全检查。加拿大的政府机构
出入一般很随便,"911"后,有一段时间需要填个名字,出示身份证,后来也就取消
了。

小事看大,从此可知为什么加拿大人在面对其"傲慢"的美国表哥时,还是可以经
常表现出由衷的自豪感。其实,两个国家都有各自的长处,美国重商,给聪明、勤
奋的人机会; 加国更重视人权,两国需要相互学习的地方很多。其实,在"911"后,
两国有许多领域需要合作,走得更近了。

加拿大人在"911"后,也认识到自己现在社会中各族裔并存,和睦相处,是多么来之
不易。多元文化和人道精神,既是美好的理念,又是难得的现实。想想世界上有一
些地方,因为民族不同,信仰不同,就沦为战场,互相屠杀,不共戴天。加拿大人
此时唯有庆幸和感恩,并且应该相互道谢和祝贺。"911"后, 加拿大人对自己民族的
认同感加强了。

时间过得很快,在我们的目不暇接和思绪纷乱中,转眼就要有一年了。美国发生的
一切,还是处于全球的焦点中。股市因为一些公司的会计丑闻创了新低,比"911"后
还低,这充分说明内部的问题所造成的损害, 比外来的打击更大。但我认为,美国
公司大部份还是诚实的,只是现在大家分不清哪些盈利报告可以相信,就来个"棍
扫一大片",先卖股票,再提问题,所以,个个公司的股票都于低处徘徊。但美国
有全球第一健全的监督体制,扫除害群之马后,美国仍是冒险家的乐园,投资者的
天堂。

2002年8月-加国多伦多

*曾载于<<星星生活周报>>第49期(2002年9月6日), 发表时有删节, 题目为"加拿大依美国表哥共悲痛"。
多维新闻网同步转载。



(C)2002-2014 黄楝 版权所有 全权保留   (C)2002-2014 Huang Lian. All Rights Reserved.